J.蘇

【奥尤】铃兰再开(短篇完结)

夏天不倒塌:

※奥塔别克×尤里,不是ABO也不是什么特殊的设定,但是有个女儿,介意的人慎看,至于怎么会有的,我没法解释/


原著向,关于梳头发、编辫子的梗/


小甜饼,放心吃/




铃兰再开


 


阿尔京家最受宠爱的小女儿瑞吉娜不见了。


 


身为父亲之一的奥塔别克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惊出了一身冷汗,在家里找了一圈,甚至连衣橱都打开看过了,依然没看到那个孩子的身影。


 


「吉娜!不要再玩躲猫猫了,快出来,爸爸带你去吃冰激凌!」奥塔别克呼喊着五岁女儿的昵称,用甜品诱惑着她,然而没有任何回音。


 


应该不在这个家里。奥塔别克做出判断之后去了玄关,果然发现那双搭配着粉红色的小裙子穿最可爱的白色小皮鞋不见了。也不知道身高还不足110公分的瑞吉娜是如何打开家里的大门、在没有闹出一点动静的情况下,从奥塔别克的眼皮子底下离家出走的,不过这孩子一向鬼灵精怪得很,常常跟着她的尤里papa一起恶作剧。


 


奥塔别克想都没想就冲出了家门,必须把瑞吉娜尽快找回来。


 


他知道瑞吉娜受委屈在闹脾气,本来说好一家人在这个周末要去水族馆看大鲨鱼的,但是尤里临时有工作走不开,计划不得不泡汤。早上的时候告诉了瑞吉娜这个消息,还在晃着小腿吃早餐的小姑娘立刻就变了脸色,一副很失落的样子。


 


尤里很抱歉地提议,「不然让奥塔爸爸陪你去吧。」


 


瑞吉娜把手中的勺子往碗里一放,与碗壁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小小的她也险些从儿童椅上摔下去。


 


尤里皱眉看着她,很显然不认可她这大小姐脾气,虽然是他有背承诺在先,但是他不记得自己这么教过女儿,可以说翻脸就翻脸,一点礼貌都没有。


 


眼见着父女两要闹起来,奥塔别克眼疾手快地把瑞吉娜捞到了怀里,摸了摸孩子的脑袋,亲了她脸颊一口。


 


瑞吉娜顺势趴到奥塔别克怀里,一张小脸都埋在爸爸的胸口,闷闷地说道,「不要奥塔爸爸一个人带我去,我要一起去……」


 


尤里对孩子本就不如奥塔别克有耐心,他又赶时间急着出门,所以即便是知道女儿不开心,也抓了个餐包就出门去了,他并不觉得奥塔别克这个女儿控会亏待瑞吉娜,一大一小在家中自带的小花园里都能玩上一整天。


 


看着尤里离开的背影,奥塔别克有些心疼。其实瑞吉娜在大部分时候和尤里的脾气很像,正因为很像,所以遇到什么矛盾就很容易互相置气。其实关于临时多出来的工作,前一天晚上尤里都没怎么睡好,问了奥塔别克好几遍该怎么和瑞吉娜解释。明明那么喜欢瑞吉娜,却在真正面对的时候连哄孩子的话都说不出口。


 


瑞吉娜也是,她也就只在亲近的人面前会这么发脾气,正因为是期盼了很久的周末出游,所以当得知没法去了的时候才会那么失望,她那么喜欢尤里papa,最后却还是惹他生气了。


 


奥塔别克一贯沉默寡言,即便是为了女儿什么都能做,但安慰的话语颠来倒去就那么几句,瑞吉娜并不买账。他轻轻抚着瑞吉娜的背,用最温柔的语调和她讲道理。


 


没多久,奥塔别克觉得自己胸口的T恤都被温热的泪水沾湿,心里不免更加不好过。


 


瑞吉娜是奥塔别克和尤里唯一的孩子,虽然两个人都很宠她,但是他们也很注重培养孩子的独立和坚强。比起隔壁家维克托与勇利的哭包儿子,瑞吉娜这个女儿简直就是同龄孩子中的楷模,哪怕摔跤摔疼了,她都能忍着不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拼命憋回去,甚至还能冲着大人笑,就因为尤里曾经告诉她,哭不会解决问题,只会让人心烦。


 


道理是这样的没错,但是把这些告诉年幼的女儿,奥塔别克有的时候觉得很残忍。瑞吉娜长得这么漂亮可爱,只要适当的哭一下撒个娇,没有人能够拒绝她的要求。


 


而这天早上,瑞吉娜趴在奥塔别克怀里啜泣了好一会,大概是还记得「不能哭」的原则,整个过程都没有把小脸抬起来过,似乎这样就没人知道她哭过了,泪水和鼻涕糊了奥塔别克一身。


 


后来瑞吉娜哭累了,就那么在奥塔别克怀里睡了过去。奥塔别克还以为这件事算是过去了,把像是小天使一样的女儿抱到了沙发上,给她盖了条薄毯,看她呼吸均匀睡得很熟的样子,一边收拾餐具一边想着怎么补偿女儿。


 


奥塔别克去卧室换衣服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尤里,告诉他瑞吉娜哭了的事情,很显然尤里也意识到他之前的态度有问题,答应会买瑞吉娜最喜欢吃的巧克力蛋糕回来。


 


只是这么一会的时间,挂了电话的奥塔别克就找不到瑞吉娜了。


 


家里的花园是瑞吉娜平时嬉戏玩耍的专属地,尽管它很小,一眼能够看尽全部角落,瑞吉娜也不在这里。


 


奥塔别克小跑着在附近街区找起女儿来。时至五月,天气暖和,室外一片阳光明媚,本来是个一家人出游的绝好天气,现在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奥塔别克虽然看上去与平时没有差别,但是他其实心急如焚。瑞吉娜是他和尤里最珍贵的宝贝,根本不想让她吃一点苦,他不敢去想如果就此失去瑞吉娜,他和尤里的生活又该怎么继续。


 


他没有立刻打电话给尤里,因为如果说瑞吉娜不见了,尤里肯定会不管不顾地跑回来。奥塔别克想先自己找一找,如果找得到的话,也不必让尤里虚惊一场。


 


奥塔在心里估算着五岁孩子的速度,慌慌张张地思考着瑞吉娜可能去的地方。瑞吉娜的心思不难猜,想去看大鲨鱼是因为看到了附近公园里的广告牌。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奥塔别克跑向附近的公园,远远看到瑞吉娜的小身影的一瞬间,他松了一口气。


 


瑞吉娜正仰着脑袋盯着那幅广告牌看,画面上那条庞然大物在孩子眼中一点都不凶狠,相反还很可爱。


 


奥塔别克慢慢地靠近她,走近了才发现,瑞吉娜的小裙子脏了,白色的裤袜也破了个洞,露出了被擦破的红肿的皮肤。


 


作为一个资深的女儿控,奥塔别克看到此情此景心都揪起来了。坚强的瑞吉娜没有哭,看着大鲨鱼的表情充满了固执,依稀能从她身上看到尤里当年的影子。


 


奥塔别克一直都庆幸,女儿不仅继承了尤里的美貌,连骨子里不服输的倔强都如出一辙。


 


「吉娜,吓死爸爸了,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奥塔别克没有责怪女儿,而是从一旁把她揽到怀里,紧紧地抱着她,生怕她再离开。


 


瑞吉娜的一双大眼睛含着水汽,无辜又委屈,睫毛又长又浓密,委屈的时候像是蝴蝶的翅膀轻轻煽动着,她奶声奶气地喃喃道,「吉娜想看大鲨鱼……」


 


「那爸爸带你去好不好?我们现在就去。」


 


「不要,papa答应我的,说我们三个人一起……」瑞吉娜坚持道。


 


奥塔别克的心柔软成一片,他对着女儿劝道,「那我们就下一次一起去,尤里papa真的不是故意的,吉娜原谅他好吗?」


 


「下次是什么时候呀?」瑞吉娜伸手环住奥塔别克的脖子,她做这个动作是希望他抱。


 


瑞吉娜更喜欢冲着奥塔别克撒娇,因为奥塔爸爸对她百依百顺,而尤里papa则不会允许她无法无天地爬到大人的脖子上骑马马。


 


「等papa有空的时候就可以去了。」奥塔别克单手抱起小小的瑞吉娜,担心地问道,「刚刚摔跤了吗?疼不疼?」


 


「疼……」瑞吉娜嘀咕道,「但是吉娜没有哭哦,吉娜是好孩子。」


 


奥塔别克给瑞吉娜买了盒草莓味的冰激凌,然后一路抱着她回了家。瑞吉娜坐在自己的凳子上专心致志吃冰激凌的时候,奥塔别克在家里的医药箱里翻找消毒用的药水与创口贴。瑞吉娜摔得不重,只是蹭破了点皮。但是女儿是心肝宝贝,这么点伤也必须认真处理。


 


给伤口消毒的时候,瑞吉娜疼得有些想哭,不过还是忍住了,奥塔别克捏了捏她的脸颊,「在爸爸面前可以哭哦,不让尤里papa知道就可以了。」


 


「可我答应papa不哭的。」瑞吉娜似乎不太明白奥塔别克是什么意思,「要是哭了,papa肯定更加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去水族馆了。大鲨鱼、水母、海豚、还有好多好多漂亮的鱼游来游去……」


 


瑞吉娜一边向往着没能去成的水族馆,一边挖了一大勺冰激凌,递给奥塔别克,奥塔别克张嘴含住了,草莓的香甜在口腔内散开。父女两就这么你一勺我一勺地吃完了这盒冰激凌,奥塔别克觉得自己幸福得在天上飞。


 


「呐,爸爸,给吉娜编辫子好不好?」瑞吉娜很期待地看向奥塔别克,「头发乱了……」


 


奥塔别克点点头,拿来瑞吉娜的头饰盒,里面有各种各样可爱的饰品。秉持着「我们家女儿最可爱」的原则,尤里经常给瑞吉娜换发型,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才送她去幼儿园。瑞吉娜有一头又柔又顺的金色长发,完完全全遗传了尤里,衬得她皮肤雪白,格外讨人喜爱,人人都说瑞吉娜像个公主一样漂亮。


 


父女两搬了小板凳坐在院子里,享受着春日里和煦的阳光所带来的惬意。因为瑞吉娜还太小,奥塔别克只能跪在地上给她梳头发。不过奥塔别克跪得心甘情愿。


 


奥塔别克的手法很娴熟,先把孩子的头发轻轻地梳通顺,然后用瑞吉娜两边靠近鬓角的头发编起了细长的缏子,露出了整张小脸,然后连带着后面剩下的长发,一起拢成了一把,用发绳绑起来,最后还不忘给她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尤里没有给瑞吉娜梳过这样的发型,她在小镜子里看到自己新造型的时候惊喜地「哇」了一声。


 


「奥塔爸爸,原来你也会编辫子!」


 


「嗯。」奥塔别克点了点头,看着眼前外貌与尤里十分相似的小女儿,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事。


 


给瑞吉娜梳的发型是当年15岁的尤里最常用的。那个时候奥塔别克和尤里的关系还没有越过那一线,他也不会编辫子。


 


尽管尤里强到在升入成年组第一年的大奖赛上就拿了冠军,奥塔别克也毫不气馁,反而被激发了斗志。赛场上是竞争对手,平时就是至交好友。寡言少语总是冷着一张脸的奥塔别克,却能和尤里聊得火热,两个人的关系迅速亲近起来。


 


只是单纯地因为喜欢和对方相处,就没有任何别的念头地接近彼此,分享着同龄人之间的各种日常。


 


由于性格的原因,奥塔别克看上去总是被「欺负」,即便是面对暴跳如雷的尤里,他也能淡定如常,就连尤里身边的人都说,奥塔别克真厉害,居然能和尤里友好相处这么久都没被打爆头。


 


不管别人怎么说,奥塔别克都认为尤里是个善良、单纯的好孩子,哪怕他总是口是心非,浑身长满刺地去伤害别人,可他知道在那些刺的背后,藏着一个特别简单好懂的尤里。


 


奥塔别克给尤里编过缏子,那是在他20岁、尤里16岁那年大奖赛结束后的事。尤里不知在想什么,居然拿着梳子来找奥塔别克给他梳头发。


 


奥塔别克笨手笨脚的,好几次都扯得尤里嗷嗷喊痛,编出来缏子也歪歪扭扭,好多碎发都没有绑进去。奥塔别克一脸歉疚地向尤里道歉,觉得搞砸了尤里的发型。


 


尤里却看了眼镜子,摆了摆手,「这次就算了,也没时间重新梳了,下次你再梳得这么难看试试看!真是笨死了。」


 


那一天,尤里顶着一头很糟糕的发型在冰场上翩翩起舞,以奥塔别克的词汇量,他形容不出尤里的美,他只是用力记住了那一天发生的事。


 


那之后,奥塔别克一个人偷偷练习了好久,却不怎么有机会再给尤里梳头发了,一是除了比赛的时候,不需要这么用心的梳头发,二是因为尤里有了常用的新发型。


 


奥塔别克比尤里早了几年退役,他身为哈萨克斯坦的英雄,就算是退役了,各种广告代言邀请也层出不穷,每年的大奖赛都会邀请他进行直播解说,而每次说到尤里的时候,熟悉他的人会听得出来,在各种夸奖赞扬的词汇的背后,还蕴藏着别样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那么浓烈又甘甜,深深埋藏在心底,如同一坛好酒逐渐发酵,等待着被开封、仅用香气就能使人沉醉的那一天。


 


以奥塔别克的沉闷性格而言,捅破那层纸的表白必然不是出自于他的口中。那天尤里拿着把梳子找到奥塔别克,让他给自己梳头发。这一次奥塔别克梳得很完美,可尤里不再是当年那个十五岁的少年,尽管依旧美得模糊了性别,但终究是有了不一样的气质。


 


尤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直接地说道,「奥塔别克,我们结婚吧。」


 


不是交往也不是成为恋人,而是结婚。他们之间轻而易举地跨越了从恋爱到婚姻的鸿沟,仿佛这么多年一直都在一起,从未分开过。


 


只要尤里想,奥塔别克愿意为他梳一辈子的头发。虽然退役之后尤里为了方便也剪了短发,一切已经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了。


 


瑞吉娜的头发一直都是尤里梳的,仿佛梳头发是奥塔别克与尤里两个人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奥塔别克没有主动要求过给宝贝女儿梳头发,而尤里也从来不让奥塔别克给女儿梳。


 


人们常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在奥塔比克与尤里的眼中,即便是把爱情过成了生活,也总还有两个人一同默默守护着的、不便告诉他人的部分,哪怕是女儿,也不能告诉她。


 


「爸爸,以后你也帮吉娜梳头发吧!」瑞吉娜兴奋地冲着因陷入回忆而怔愣发呆的奥塔别克说道。


 


被清脆的声音拉回了现实,奥塔别克犹豫再三,还是摇了摇头,「吉娜,爸爸梳得不够好。而且给吉娜梳头发是尤里papa的事,爸爸不想让他不高兴。」


 


「为什么会不高兴呀?」瑞吉娜不明白。


 


「因为papa很爱你。」


 


瑞吉娜歪了歪小脑袋,很认真地想了想,还是不明白奥塔爸爸在说什么,不过她并不想纠结这些,「吉娜也很爱爸爸和papa!」


 


「是吗?那早上和papa乱发脾气,还一个人跑出去的事,知道错了吗?」奥塔别克看准时机引导孩子认识自己的错误。


 


「嗯,知道错了。」瑞吉娜爽快地承认了错误,「我会和papa道歉的。他不是不想和我们一起去看大鲨鱼,他那么爱我们。」


 


奥塔别克欣慰地点点头。他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个孩子,如果不是给她梳了次头发,他或许到现在都没发现,哪怕自己多爱女儿,他最爱的还是尤里·普利赛提。


 


正因为爱他,所以都不愿意在以后也给女儿梳头发。


 


即便再怎么宣扬爱是无私的,爱着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变得自私。


 


奥塔别克抱着瑞吉娜,视线不经意间落到了花园的一角,那里种着的一排白色铃兰缓缓绽放,又到了一年铃兰花开的时节,那些倒垂着的铃铛状花朵在微风中轻轻颤动,开得清新又温婉,就连岁月的流淌都仿佛精致了几分。


 


只是看上一眼,便能感受到满满的幸福。




FIN.




——————————————————————


感谢阅读到这里。


其实最初只是想写奥塔给尤里梳头发的,尤里编辫子的那个发型特别美~


不过后来和蕶蕶在开脑洞的过程中忽然想到了如果有个女儿的话会怎么样,所以有了这一篇。


瑞吉娜的名字是尤里起的,是女王的意思w昵称就是吉娜


因为这里没什么机会写,所以补充说明一下,虽然各方面都像极了尤里,其实在面对不熟悉的人的时候,小公主的冷漠和奥塔如出一辙www


如果看完能够感受到一点点的幸福,我就很开心啦

评论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