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蘇

[奥尤] 成为朋友之后要做的事

(*ロ-ロ)♥(W౪눈*)(*Θ∀Θ)♥(주_주*):

 


<奥塔别克·阿尔京×尤里·普利赛提>


注:奥塔别克19岁,尤里16岁时的故事


 




 


努力用手扳着脚,使出全力,但还是无法做出教练要求的动作。


奥塔别克·阿尔京双手撑着膝盖,辛苦地喘着气。


脑中被为何只有自己一人无法完成指定动作的自卑感充斥,抬眼望去,一群身形较好的少年继续做着芭蕾练习,奥塔别克赶紧跟上他们的动作。即使做得不好,他也不想放弃。


休息时间到了,奥塔别克伸手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拥有耀眼金发的少年。少年没有休息,还在做着刚才教练教的动作,他伸展肢体,双臂打开,整个动作柔和美丽,好像湖面起舞的天鹅,令奥塔别克移不开视线。


尤里·普利塞提。


这个名字立即刻印在了奥塔别克的心脏上,跟着心跳的律动一同跳动。


人和人之间,从出生开始就会拉开距离,尤里·普利塞提轻而易举能做好的动作,是自己练习一生也无法达到的境地。奥塔别克咬了咬嘴唇,别过头去,拿起自己的水壶,他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又忍不住回头,羡慕地看着翩翩起舞的尤里,在心中默默学习着尤里的动作。


回到宿舍之后,奥塔别克独自一人做着拉筋练习,试图让身体柔软一些,但尽管练习到半夜,第二日的芭蕾课还是不尽人意。


看着认真做着动作的尤里,奥塔别克张了张唇,还是把心中的话语吞了下去。


现在的自己没有和尤里·普利塞提搭话的资格,在哈萨克斯坦时还算不错的自己,在参加夏令营中的少年中却显得如此平凡,奥塔别克深知在这些人中,自己的芭蕾资质最差。


可是芭蕾跳得不好,就一定拿不到奖牌吗,奥塔别克不这样认为。


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武器的,和其他人不同的武器。倘若在冰场上得到加分的话,即使动作不如尤里优美,也未必会输。


所以,放弃芭蕾,专注于自己能做到的事,利用好自己的武器,得到好的名次……


奥塔别克望向尤里美丽的侧脸。


如果能得到好的名次,为祖国争得殊荣,或许也能吸引尤里的目光吧。


定下目标的奥塔别克开始辗转各国,让武者修行填满了自己的生活。


“奥塔别克!”


“啊,嗯?”


尤里·普利塞提欢快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奥塔别克闻声回头。


面前的尤里不再是六年前翩翩起舞的短发少年。他长高了不少,头发也长了,相貌自然更加美丽。现在的尤里,容貌出众到让人怀疑他是落入凡间的精灵。


而现在,这位美丽的精灵正拿着手机,对着自己的脸按下快门。


“啊!拍到了奥塔别克超级呆的表情!”精灵兴致勃勃地查看照片,把手机举到奥塔别克面前,摇晃了几下之后才满意地收回口袋。


“从刚才开始,尤里就总在拍我了吧。”奥塔别克歪着头,表情略显无奈。


“嗯?是吗?因为奥塔别克总在发呆啊……”尤里抬头打量奥塔别克,才点点头,“果然,虎头帽衫也很适合奥塔别克啊,超帅的,还好刚才奥塔别克跟我一起买了。”


他们现在穿着同款的帽衫,尤里在那家服装店看到这件衣服的时候就走不动了,奥塔别克一提“不如买下来”,尤里就立刻掏出了钱包。


想了想,奥塔别克也拿了一件相同的。


“奥塔别克也要买吗?太好了,我早就想跟奥塔别克穿同款T恤了。”


听到尤里这么说,奥塔别克先一步把卡递了出去,之后还被尤里唠叨了一顿。


在休假时飞来圣彼得堡已成为奥塔别克日程表上的必要行程,这次也一样,他和尤里同时休假,奥塔别克的飞机一落地,尤里便拉着他到街上疯狂购物。


看了看身穿虎头帽衫的尤里,奥塔别克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穿了相同的衣服,又在街上到处闲逛的两人怎么看都像是情侣,不过尤里大概是出于想和朋友穿同款T恤的心情才买下来的吧。


想到这点,奥塔别克的心情又复杂了起来。


“话说,你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都在发呆。……坐飞机很累吧?我应该让奥塔别克休息好再陪我的。”


见尤里一脸自责,奥塔别克伸手摸了摸尤里的头表示安慰。


“我就是来陪尤里的,刚才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事了而已。”


“以前?”尤里饶有兴趣地睁大双眼,“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吗?我想知道奥塔别克的事。”


“……”


如果告诉尤里,自己在想和他相遇时的事,不知尤里会怎么想,何况他之前就提到过夏令营的事,总是重复说起,可能会让尤里感到无聊吧。


上次大奖赛的时候,没想到能那么顺利和尤里搭上话,成为朋友之后,平常如同一只随时会炸毛的猫咪一般的尤里,竟会向自己敞开心扉,会开心地聊起家庭和爱好,还会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


“啊,抱歉,是不想说的事情吗?是我逾越了吧?”


尤里神色慌张地投来视线,好像打翻主人珍贵花瓶的小猫。 


“我是第一次交朋友,不太知道该怎么做,”尤里垂眸没底气地解释,“猪排饭和维克托关系好到恶心吧,我以为那样算朋友,可上次维克托说他们已经订婚了,所以就不能拿他们做参考了吧?”


“参考?”


奥塔别克有些惊讶,而尤里立刻不自然地挠了挠脸颊。


“因为我不知道朋友之间做什么比较好啊!……爷爷说,只要对朋友敞开心扉就好了,所以跟奥塔别克在一起的时候,我好像总是说得太多。”


从尤里的声音中能听出他在烦恼,奥塔别克似乎看到这只金毛小猫的耳朵和尾巴都没精神地垂着。


“尤里就按尤里想做的去做,就好。”奥塔别克语调温柔,轻轻拍了拍尤里的肩膀。


反正不管尤里怎么做,自己都会一如既往地喜欢他,从相遇时就开始的暗恋从未动摇。


这种心情如果能直白地传达出去就好了,可他们才成为朋友不到一年,如果现在就提出交往的请求,不知尤里会不会吓到。


“可是,奥塔别克也太惯着我了吧,吃饭挑我喜欢的,出来玩挑我想去的地方,衣服也要我挑自己喜欢的,这样对奥塔别克太不公平了。”


尤里眉头轻蹙,嘴唇微微撅起,这是在奥塔别克面前才会露出的表情。


忍不住伸手摸摸面前可爱猫咪的头,奥塔别克低沉的声线也温柔了起来。


“我喜欢这样,尤里开心我就开心。”


这样说了,尤里轻声嘟囔了一句“果然还是在惯着我啊”,将脚下的石子踢到了河里。


“奥塔别克。”


“嗯?”


“奥塔别克觉得,朋友应该在一起做些什么呢?”


“做开心的事。”


“说得太笼统啦。”尤里笑着抱怨,他从口袋掏出手机,又对着奥塔别克拍了起来,有些吓到的奥塔别克只能苦着脸呆板地看着镜头。


“哈哈哈哈哈哈!这张也超呆!好可爱!奥塔别克你太严肃啦……”


尤里一面笑着,一面把手机举到奥塔别克面前,因为他边笑边颤抖,担心手机会滑落的奥塔别克赶紧扶住了尤里的手。


“啊,怎么了?”


“担心手机会掉下来。”


“没事啦,之前气到把手机扔出去,也没摔坏啊。”


“把手机扔出去。”奥塔别克默默重复了一边,尤里便啧舌,碎碎念道。


“谁叫维克托和猪排饭总要秀恩爱,在公众场合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看到那种新闻好恶心。”


想起尤里是相当在意维克托的,奥塔别克高涨的心情立刻跌进谷地,用食指的指甲按起拇指指腹。


“尤里讨厌看到维克托和胜生亲密吗?”


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尤里迟疑了一会儿,奥塔别克焦急起来,好在尤里没让他等太久。


“嗯,讨厌。”


奥塔别克的指甲陷入了指腹中,留下一道红色的血印,而尤里正用指尖捏着小巧的下巴,一边沉思一边继续道:


“不过现在好像也无所谓了,”尤里转过头,看向奥塔别克,“我已经和那个忘性大的老爷爷告别了,我就是我,俄罗斯以后的王牌是我才对。”


金色的头发在夕阳下随风飘动,尤里眼中的绿宝石闪烁着,里面映着的是奥塔别克的脸。


奥塔别克松开了手指,将双臂搭在桥边的护栏上。


“我很羡慕他们。”


“啊?维克托和猪排饭?他们有什么可羡慕的?”


“戴了对戒。”


“奥塔别克也想要吗?对戒?”


“也不是,只是觉得他们关系真好。”


“是吗,他们是他们吧,”尤里摆出没兴趣的表情,“奥塔别克已经有我了,我们关系不也很好吗?”


这问句令奥塔别克只能无奈地抽动嘴角。他很珍惜现在同尤里相处的时光,但总会越来越贪心。奥塔别克是一旦决定就不再犹豫的类型,然而现在还没决定好告白的事,奥塔别克才会无所适从。


见尤里已经迈步向前,奥塔别克赶紧跟了上去,他们在街道上随意走着,拐进一条较为古朴的商店街。这条街道的第三个店面是家玩具店,橱窗里摆设着各种流行的玩具,以便吸引游客和小孩子的目光。


路过这家玩具店的尤里突然趴在了玻璃窗上,对着橱窗中的一只粗眉泰迪熊叫了起来。


“啊!就是这个熊!”


奥塔别克瞄了熊一眼,然后转头看向尤里。


“这个熊怎么了吗?”


“跟上次短节目结束等分数时奥塔别克抱的那个一样!”


尤里雀跃的表情十分可爱,按捺着想要吻他的冲动,奥塔别克试图回忆起上次短节目结束时的事。


那时好像的确是抱了一只这样的熊,虽然他没有将熊带回国。 


“你喜欢那只熊?”


“因为跟奥塔别克很像啊,面无表情的。”尤里看着橱窗里的熊,又回头打量了奥塔别克一番,“果然好像。”


因为被尤里注视着,视线自然相交在一起,被那双美到惊心动魄的双眸看着,原本就心藏爱意的奥塔别克移开了视线。心脏跳动的声音震动着鼓膜,奥塔别克用手按了按脸颊,确认脸没有想象中的烫,才抓着尤里的手腕,把他拉进了玩具店。


尤里一进店就一脸新奇地来回打量。这里的货架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玩具,但摆放的十分整齐,可见店主是位十分细心的人。先同坐在收款处的店主打了声招呼,奥塔别克走到摆有毛绒熊的货架前,认真挑选了同大奖赛时拿着的那只最为相像的熊。


把熊抱在怀里,奥塔别克的目光被旁边架子上的猫咪玩偶吸引了。这只猫咪玩偶越看越像爱炸毛却笑容可爱的尤里,奥塔别克把这只猫咪玩偶从货架上拿了下来,跟熊一起抱着,走到了尤里身边。


“尤里。”


“啊,奥塔别克,你挑好了?”


奥塔别克看看尤里面前的玩具,是一组木头制的士兵人偶,只要上了发条就可以来回走动,旁边放着的是同款的牵线木偶。


“小时候,我很想要这种士兵的木偶,”尤里垂下眼眸,“那时买这一组要比现在贵多了,我只在橱窗外面看过。”


尤里用手指轻轻碰了碰士兵的头。


“最后还是没有向爷爷开口要这组玩具,可能比起这些玩具,我更喜欢滑冰吧。”


奥塔别克能想象到这样的场景——小小的尤里扒着橱窗,目光闪烁地盯着橱窗里的士兵人偶,但还是忍耐着没有跟大人提出“要买”的要求。于是奥塔别克没有说起自己曾经收到过这样的圣诞礼物。


尤里回过头,看向抱着熊和猫咪的奥塔别克。


“奥塔别克小时候都玩些什么呢?”


奥塔别克一怔,突然想不起自己小时候玩些什么了,虽说是得到过那套士兵人偶,但他也没有玩过,只是摆放在了柜子里。好像从记事开始,自己的时间都花在了冰场上,也不太和小孩子一起玩。


于是奥塔别克认真地回答了“滑冰”。 


“哈哈哈哈哈!你都不玩别的吗?”尤里露出笑容,如正在绽放的花朵一般美丽,不过他似乎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而是把注意力转移到奥塔别克怀中的玩偶上。 


“啊,那个熊,我也要买,在哪拿的?”


“这个熊就送给尤里。”


奥塔别克把熊塞到尤里怀里。


“不要,刚才的衣服就是奥塔别克刷的卡,这个我来付账啦!”


见尤里皱起眉头,奥塔别克赶紧解释道:


“不是的,我想送给尤里,尤里说它很像我,我们很多时间都不能见面,他会替我陪着你。”


语句说得不太顺畅,不过自己的心意似乎完整地传达给了尤里,奥塔别克松了口气,看着微微垂头的尤里抱紧了怀中的熊。


“那么说了,我都没法拒绝了吧……”尤里的脸颊染上淡淡的红色,又轻声向奥塔别克道谢。


两人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尤里把下巴支在了熊软绵绵的头上。


“可是,还是跟奥塔别克见面比较好。”


“有休假我就会过来跟尤里见面。”


“啊,说起来,那只猫。”


“跟尤里很像吧,很可爱。”奥塔别克握着猫咪的手臂冲尤里摆摆手,谁知尤里却红着脸,推着奥塔别克的背,走到结账处。


“尤里?”


“快点付钱啦,我肚子饿了,想去吃饭。”收到指示的奥塔别克立刻刷卡付账,单手提着两个装着玩偶的布制口袋,跟着尤里走出了玩具店。


“想吃什么?”


“都行,找家看起来干净的店就好。”


尤里边说边打量着街边的店面,奥塔别克快走几步跟尤里身边,也观察起周围的店。


“呐,奥塔别克,我也想送奥塔别克礼物,你想要什么?”


“咦?我没什么想要的啊。”


“不行!只有我收到礼物,不公平,快点想出想要什么啦。”


真的没什么想要的东西,除了……


奥塔别克看向尤里,那美丽脸庞上的粉嫩樱唇令他揪紧了心脏。


仿佛被恶魔诱惑了一般,奥塔别克的嘴唇不受控制地一张一合。


“我想要……”


“嗯!想要什么?”


自己为之着迷的人越发接近,奥塔别克的声音开始不明显地颤抖。 


“我想要尤里的吻。”


面前的精灵露出惊愕的表情,奥塔别克开始后悔起自己竟在这种时机下把渴求说了出来。开始思考是该找别的话题圆场,还是顺势告白的时候,尤里的脸逐渐逼近,随后,嘴唇似乎落上一只振翅的蝴蝶,但仅有一秒,蝴蝶就飞走了。


奥塔别克的双眼缓缓睁大。


“嘴唇?”他眨眨眼睛,而主动献吻的尤里却慌乱了起来。


“是、是你要吻的吧!”尤里脸颊通红地高声强调。


“嗯,可是好像一下就没了。”


奥塔别克老实说出了感受,却引起炸毛小猫的不满,尤里握紧拳头,一边朝奥塔别克叫着“你还想要几下啊”,一边在空中挥舞着拳头,却没有打到奥塔别克的身上。


眼中似乎只剩下尤里微张的唇,奥塔别克的欲望再一次战胜理智。


“再一下?”


尤里挥舞的拳头停在半空,而奥塔别克却已经决定了自己的想法,贴近了尤里的脸。


“再吻我一次吧,尤里,还是你已经不想吻我了?”


他知道这种问法会让尤里为难,但刚才会被吻嘴唇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奥塔别克只想赶紧确认那份触感不是幻觉。


尤里嘟囔着真没办法,又踮起脚尖在奥塔别克的唇上吻了一下,想要离开的时候,回过神的奥塔别克立刻低头追上了尤里离开的唇。这动作似乎吓到了尤里,他停在原地,任由奥塔别克重复着嘴唇轻碰的动作。


好软…好甜……好喜欢。


满心都是这样的想法,即使没被回应,奥塔别克也无法停止亲吻,一遍又一遍确认着尤里嘴唇的味道。在他想着尤里的唇或许比郁金香还要香甜的时候,尤里也有了动作,开始主动回应奥塔别克的唇。


时间感消失了,奥塔别克也不知道这个动作继续了多久,直到他被面颊红润的尤里推开时,奥塔别克才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为什么……变成在接吻啊。”尤里的唇因湿润而发光,一点一滴撕裂着奥塔别克的理性,他只好逼迫自己看向别处。


“因为我们关系很好。”


“这样啊。”


原本只是随口的解释,尤里却似乎完全接受了,奥塔别克反而别扭起来,感觉自己好像电视剧里睡了女主角还说“我们是朋友吧”的混蛋渣男。


之后,沉浸在甜蜜和自责中的奥塔别克被尤里领进一家餐厅,两人随意点了些菜,吃过之后一同朝奥塔别克预定的宾馆走去。


“说起来,这是奥塔别克第几次来圣彼得堡找我玩了?”


“第九次。”


“诶?才第九次吗?”尤里皱皱眉头,“但总觉得过了很久呢。”


“是的,因为平时训练很忙,不能总见面。”


“如果现在是在莫斯科,我就可以带奥塔别克回家玩了,还可以请爷爷做皮罗什基给你吃,之前说过吧,爷爷做的皮罗什基超好吃的!”尤里的双眸闪烁着,“对了,下次,我也想去奥塔别克的家玩!”


“好,尤里来阿拉木图玩,我会负责好好招待尤里。”


“哦!下次休假我就过去!”


“不过我现在没跟家人一起住,住在训练场旁边,”奥塔别克说着,打开手机谷歌地图给尤里演示,“总之,就是在这里,如果你过来,打电话给我,我去机场接你。”


一想到尤里会来阿拉木图,奥塔别克就开心到饶舌起来,虽说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不过尤里要来,他还是需要提前筹划一下才行。


两人一边聊着奥塔别克的家庭,一边沿着街道向宾馆的方向走着。走上一座桥时,尤里抬起头,停住脚步,奥塔别克也跟着停了下来。


称赞夜空美丽的尤里看上去像个天真的孩子,奥塔别克随着尤里的目光抬起头,但很快就侧头看起尤里来。


对奥塔别克来说,比起璀璨的夜空,身边的少年才更加美丽。他终究没能忍住,凑过去在尤里的唇上落下一吻,而专注欣赏夜空的尤里也回过头,惊讶地看着奥塔别克,然后双臂挥舞着,口齿不清地激动道:


“你你你干嘛亲我!”


“你讨厌我亲你吗?”奥塔别克注视着尤里的双眸,“还是不讨厌?”


“是…不讨厌啦,不然刚也不会同意送你吻了吧。”


尤里的手臂垂下,奥塔别克笑了起来。


尤里不讨厌和自己接吻,就是说明对于尤里来说,自己果然算是特别的吧。


“可恶,你这表情是什么啊,很得意吗?”尤里面露不悦,粗暴地扯着奥塔别克的领口亲了过去。


又是那种蝴蝶落在唇上一秒的感觉,接下来,尤里小声“哼”了一下。那闹别扭的撒娇语调令奥塔别克心生爱怜,他突然想起“Yuri angles”对尤里的通用爱称。


“尤拉奇卡。”


奥塔别克凑到尤里的耳边轻语,又在尤里的头发上吻了一下。


“!怎么、突然叫这个……”


“你的粉丝好像都这么叫你。”


解释之后,尤里别过头,注视着远方的高楼,他及肩的金发被夜风吹动,奥塔别克从微弱的风声中捕捉到尤里轻轻“哦”了一声。


爱称,是只有亲密之人才能使用的,但比起“尤拉奇卡”,奥塔别克还是更喜欢直呼尤里的名字。之前也听到维克托和胜生勇利称尤里为“尤里奥”,奥塔别克突然对这个称呼萌生好奇之心。


“尤里奥。”


“……”尤里立刻不爽地啧舌,“怎么突然又叫这个,奥塔别克不会是在拿我寻开心吧?”


“我叫奥塔别克。”
“我当然知道。”


“你叫尤里。”


“这不是废话吗!”


“尤里奥,有尤里的‘尤’,也有我的‘奥’呢。”


奥塔别克一脸严肃地解释后,尤里只沉默了几秒,就开始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奥塔别克,你是怎么联想的!!!!不过……”尤里揉揉笑出眼泪的眼角,“突然对这个名字没那么反感了。”


“尤里讨厌‘尤里奥’这个称呼?”


“之前也说过吧,还不是因为跟猪排饭撞名字,怕被混淆就变成了‘尤里奥’,不过要是跟奥塔别克有联系就另当别论了。”


“……”奥塔别克张张嘴唇。


他不善言辞,今天也被尤里笑了很多次,可那都无所谓,因为看到了尤里的笑容,奥塔别克就开心起来。


“啊,快点去宾馆啦,晚上开始冷了。”尤里小声嘀咕,朝宾馆的方向走去,奥塔别克赶紧跟了上去。


想了想,奥塔别克对尤里伸出了手。


“要牵着手回去吗?还是不要?”


他不确定会不会被拒绝,但因为刚才接过吻,奥塔别克变得更加大胆起来,原本是想直接牵住尤里的,可他还是决定像往常一样把选择权交给尤里。


奥塔别克不想做任何可能会被尤里讨厌的事。


等待了几秒,伸出的手被尤里白皙修长的手握住,奥塔别克悬在半空的心才终于落下,但因手心传来的冰凉触感,奥塔别克的心又重新升了上去。


“奥塔别克的手,好温暖。”尤里微笑起来。


奥塔别克攥紧单手提着的布袋,僵硬地回以微笑。


好幸福,真的不想松手,不想把这个人让给任何人。这样想着的奥塔别克握紧了尤里的手。


不知道因为紧张开始冒汗的手会不会被尤里嫌弃,不过对方丝毫没有提及这件事,也没有露出反感的表情,这就说明他不在意吧。


奥塔别克偷瞄着尤里的脸,在心里祈祷起来。


希望到宾馆的路能再长一点。


于此同时,仿佛知晓他心意的尤里放慢了脚步。


 




END


2016/12/18



评论

热度(191)

  1. J.蘇柘枝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