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蘇

【YOI / 奧尤】十二個月十三個情人節(情人節賀文)

甜哭了好嘛

三月三生:

*情人節快樂!
*少許(真的很少許)夫夫串場




Diary Day(一月十四,日記情人節)

聽說一年有十二個月就有十二個情人節,如果再加上中國的七夕就是十三個情人節。

當然人們常說只要你喜歡天天都能是情人節,甜到你心的限定巧克力(這陽春的廣告台詞不知道是誰想的)與放在鮮紅玫瑰花束內的可愛泰迪熊;況且天天都是情人節除了情侶高興外巧克力與花店業者甚至是泰迪熊廠商都會非常愉快的,因為那會幫他們和鈔票度過美好的情人節。

每個月的十四號都是情人節到底是誰訂出來的尤里不太想去考究,反正俄羅斯也不過西洋的節日,至於他為什麼會知道這麼不必要情報全都歸功於和奧塔別克看深夜節目打發時間時,電視上正在播的某個亞洲綜藝節目。

他看著節目上的女性來賓埋怨男友沒有幫自己好好的慶祝,接著開始細數每個月是何種類型的情人節,在高音頻的聲線數完的瞬間他也就不耐煩到拿起遙控器轉台了。

一月的情人節,情侶會互相贈與彼此一本日記來記錄一整年的戀愛情事,象徵能與對方走過未來一年,留下美好的回憶。

想著自己絕對沒有那種耐心跟餘力去做這種浪費時間的事情,尤里先是不屑的嗤笑了一聲,接著他看了眼奧塔別克,再看了眼手機上的日期。

一月十五號。

......。

他不想做蠢事但也不代表自己完全不想表示什麼。

「奧塔別克。」

「嗯?」

「我要發個IG。」

#什麼日記情人節
#老子自有和自己男人的紀念日

深夜的IG六十秒影片貼文顯示他正在奧塔別克的脖頸上烙下一個個深紅的吻痕,而對方也慢慢的在解開他衣服上的釦子,影片結束前的畫面就定格在尤里一臉挑釁的對鏡頭比出中指(最後被奧塔別克說很幼稚)。

然而往下一滑他馬上就看見十四號的貼文上出現某位髮線很高的銀髮俄羅斯選手正炫耀著和日本小男友交往一年一起寫的日記。

......他不說話,他不想說話。



Valentine's Day(二月十四,傳統情人節)

二月的情人節,充滿著愛、玫瑰花、巧克力、泰迪熊與浪漫。

雖然這個節日和這些名詞都和自己扯不上邊──以前來說的確是這樣的,遇見了許多人之後尤里學會了何謂愛,更在遇見奧塔別克後墜入情網(就連他自己都笑著說大概不會有比這更意外的事情了)。

自此之後他擁有了愛,巧克力的話想吃的時候會買,但仍然不會有玫瑰花或......浪漫?泰迪熊奧塔別克倒是有一隻。

他們的確相愛,但尤里不確定要怎麼去表達這份愛的重量,我愛你幾乎都是奧塔別克在說的,他會用行動表示但說出口實在太彆扭。

情人節前兩個禮拜他想了很久要送奧塔別克什麼禮物,他想過送新的防摔手套,但對方的似乎還能用、也想過送另一隻泰迪給對方的熊作伴,可這樣就不算送給情人了、甚至想過滑一次只給對方看的Agape......又好像哪裡不太對。

最後尤里準備了什麼?他準備了一盒心型盒裝的金莎、一束用豹紋緞帶綁著的紅玫瑰──至於愛與浪漫他會用身體力行去表示。

而奧塔別克在情人節的早晨是被突然壓上身體的重量叫醒的,待他張開雙眼看到的是戀人跨坐在自己的腹部上,雙眼有些飄忽而手放置背後好像藏了什麼。

「......尤里?」

「唔──」

接著一束超大的玫瑰花束與一盒巧克力塞到他的懷中,艷紅的玫瑰花瓣隨著動作灑落了些花瓣到床上。

他看著自家小貓臉上的緋紅一路蔓延到脖頸與耳根,然後欲言又止的開口。

「情、情人節快樂。」

「玫瑰花瓣應該很襯在床上的你。」

「什──」

下一刻奧塔別克順勢將尤里往下拉,熟悉的味道貼上他的雙唇,沒有多久尤里買的玫瑰花瓣散落在整張床上。

今天以前尤里不確定要怎麼去表達這份愛的重量,他與他在談愛這件事上都還太過青澀,不過大概就像是奧塔別克在他耳邊說情話的時候自己也羞紅了耳朵、那種近乎漫溢出來的無所適從吧。



White Day(三月十四,白色情人節)

白色情人節聽說是傳統情人節的延續,總之中間許多複雜的故事情節就先省略,奧塔別克只聽說許多年前有一對情侶在這一天宣誓至死不渝,往後就這麼流傳下去了。

但似乎也是情侶的某方送回禮給另一半的日子?

他苦惱這件事情許久也想了許多回禮,像是虎頭的衣服、貓科動物的衣服、豹紋的衣服、皮羅什基等等,但尤里好像都有了,當然他也不是沒想過日本研發的那個可以感應情緒的電子貓耳──嗯?好像哪裡不對但又有點可愛?

最後奧塔別克準備了什麼?他準備了一件大貓的上衣(他很確定尤里沒有)、塞了巧克力的皮羅什基(不知道好不好吃)、本來想準備四朵玫瑰代表至死不渝的愛但似乎太過激了,所以他如同上次準備了豹紋緞帶束起的紅玫瑰。

至於電子貓耳....以後有的是機會。

當晚在他們吃過皮羅什基當晚餐後奧塔別克不知道在哪看過而有樣學樣的將房內的主燈關掉並點上了一些蠟燭,在微微的暖黃燈光下戀人似乎猜到自己要做什麼而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在朦朧的光線中他看到尤里接過禮物的眼神透著令人為之動容的喜悅,隨後戀人將視線對上他的。

「我不知道你想要什麼,所以──」

「我要你。」

雖然簡單但深刻的話語就足以作為他們的宣誓,接著他看著尤里轉身將禮物放置床邊並抽起棉被從頭上隱隱約約地蓋下。

「好了,你可以親吻新娘了。」

穿著豹紋並雙手抱胸且站著三七步的新娘。

「......有這麼不優雅的新娘?」

就像上次那般在送完禮物以後奧塔別克回應對方的是個輕柔卻纏綿的吻,只不過這次是尤里主動將他拉近,自稱是新娘的人給了他一個積極熱切的允吻。



Black Day(四月十四,黑色情人節)

四月的黑色情人節據說是沒能過情人節的人們積怨已深的日子結晶,而單身貴族們則能在今天慶祝,他們會穿著黑色的上衣褲子與使用全黑的物品並過著全黑的一天,這屬於單身男女的日子充滿著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很充實、沒有小禮物或金莎我也能自己買的勵志氛圍。

──廢話說這麼多就是一群光棍在過節。

而當天尤里.普利賽提的IG早晚各發佈了一則新貼文。

早上那則呢是他個人的由上往下的四十五度角自拍,黑色的上衣與黑色的外套,黑色的板鞋與用手稍微下拉露出有著戲謔神情的墨鏡。

那則貼文只被他tag了一個 #Black Day ,而下面的留言有著許多人湧入取暖與安慰。

晚上那則則是出現在深夜凌晨,同是自拍的照片背景隱約看得出來是臥室,而裸著的上半身及似乎趴在某個人的胸口上讓人很難不去與事後照聯想。

當然下面也有些tag──

#那黑色外套我男人的。
#我負責穿他負責脫。

光棍都見鬼去吧。



Yellow&Rose Day(五月十四,玫瑰情人節)

五月的情人節有著兩個含意,一個是若你還單身的話可以穿上所有黃色的服飾來告訴大家自己還單身,若你有情人卻被送黃玫瑰則是分手;而另一個含意則是五月是玫瑰發芽的季節,此時的天氣適合情侶外出遊玩,所以才稱之為玫瑰情人節。

氣候宜人的下午他並沒有和尤里到戶外散步,剛入春的俄羅斯還有些微涼,而如此適合小憩的午後則是讓戀人在吃飽喝足後打起了呵欠。

奧塔別克坐在床沿一手拿著書,一手則是輕輕地順著尤里快要過肩的白金色長髮,而睡得正熟的人正背對著他側躺著。

當窗外午後的日光落在尤里白金色的髮絲上時奧塔別克似乎能在上頭看見些微光亮。

二月時他已經送過尤里一束紅玫瑰了,雖然再送一束也不是壞事,可總感覺少了什麼,但也不可能送黃玫瑰。

不過白金色的玫瑰倒是可以。

奧塔別克放下手中的書,以不吵醒戀人為前提的動作去編織對方的長髮。

不用多久尤里的髮側上就綻放出了一朵玫瑰花辮,隨後他在白金色的花瓣上輕輕地落下一吻。




Kiss Day(六月十四,親親情人節)

親親情人節,顧名思義就是大方的接吻以及用接吻的程度來表現愛意,有些國家還會因此舉辦比賽。

可就算不用過節他們依然每天用親吻來表達愛意,早安吻、吃飽飯洗碗時也能親在一塊、午睡前、午睡醒來後、晚餐後的收拾、睡前刷牙後、睡覺前、接著又是早晨。

不過當這份愛意準備被尤里發到IG上的時候,奧塔別克倒是難得的搶了戀人的手機。

尤里因缺氧而通紅的神情與泛淚光的眼神很危險,危險的當然不會是此時此刻毫無防備的小貓,而是有可能會覬覦小貓的所有人。

所以在奧塔別克不小心將拿到手機後決定將錯就錯順便按下刪除鍵。

「抱歉尤里,不小心刪掉了。」

似乎是猜到自己在吃醋的戀人對他露出一抹曖昧的笑,那晚他們就放縱地親吻與觸碰彼此的身體直至朝陽升起。




Chinese Valentine's Day(七月七,七夕情人節)

七夕情人節,又稱作乞巧節,相傳是一年一度牛郎與天上的織女相會的日子,至於細節就不多說了;故事起源於中國,慢慢地流傳到今日是華人地區與東亞各國的傳統節日,而主要的習俗則為乞巧、祈願。

在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尤里沒有什麼概念也沒什麼興趣,至於中國的七月七日與日本的七月七日又好像是不同的時間,印象中好像是什麼農曆和公曆的差別。

對於那個令自己不予置評的牛郎織女的故事並沒有太放在心上,不過大概是七夕這個節日在日本也有慶祝所以他很自然地與某個豬排丼產生聯想了。

結果當晚尤里作了個詭異的夢。

在夢裡他回神過來的時候自己站在一個陌生且雲霧繚繞的地方,黑藍色的四周盡是滿天星辰,當然這些都不打緊,更詭異的是他看見勝生勇利站在不遠處的懸崖邊還正著裝著冰刀鞋,而懸崖另一端不外乎就是日本小豬的俄羅斯戀人,同樣也穿好冰刀鞋等待著。

至於衣服?當然是雙人滑的那套。

因為是夢境所以尤里也就這麼默默的在一旁看著了(雖然他很想趕快醒來),而兩處的懸崖之間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故事裡搭成橋的喜鵲,並且在他們倆人踏出第一步的同時突然變成寬闊的冰橋。

周遭響起的背景音樂不外乎就是那首伴我身邊不要離開。

牛郎和織女每年相會一段時間後理所當然是要分開的,當夢裡的勝生勇利回來抱著尤里哭的時候他非常不知所措(夢以外的情況當然是不可能)。

然後他就醒來了,帶著WTF的震驚表情。

醒來的第一時間尤里著急地拿起手機打開維克多的IG,在確認過這對夫夫依然通常運轉的放閃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而在一旁熟睡的奧塔別克則是被方才的大動作吵醒,聽過戀人那詭異帶點悲情浪漫(?)的夢境內容後對方很堅決的抓住他的雙手。

「如果是我絕對走得過那座橋!」

對夢境內容異常認真的尤里看上去就像對紅外線光點執著的小貓,接他笑著將驚魂未定的貓咪拉進懷裡。

「也沒有人可以把你從我身邊帶走。」

「爺爺呢?」

「......我跟你一起去。」



Silver Day(七月十四,銀色情人節)

結果他真的一起來了。

所謂的七月十四銀色情人節就是將戀人帶回家給長輩認識的節日,而這天全部的開銷與花費都會由長輩們買單,不過前提是長輩們要知道這個節日;然後銀色情人節也是互贈戀人銀製飾品的日子,傳統習俗上則是用銀戒訂婚作為見證。

奧塔別克確實見到了尤里的爺爺,不過自己可沒有大膽到會讓老人家破費,初次見面他慎重的選了些登門拜訪的禮物;起初在看到老人家嚴肅的面容時他有些緊張,然而在坐上飯桌一起用餐聊天之後爺爺露出的爽朗笑容讓奧塔別克發自內心的感謝,他感謝眼前的老人將尤里拉拔長大、更感謝把初次見面的自己當作家人。

「下次換我見見你的家人吧?」

在睡前聊天中他的戀人說完這句話就因為長途的車程與玩樂的疲勞沉沉地靠在他懷中睡去,而奧塔別克則是很認真的考慮下次帶尤里見家長的時後是否真的準備一對銀製戒指,於是他小心地拉起戀人的手量起指圍來了。

昏暗的房間內只有點著一盞小燈,微弱的燈光下隱約能看出尤里的睡臉;奧塔別克總覺得見過家長的今天應該是個值得紀念與表示的日子,於是他拿起尤里的手機為對方的睡臉拍了一張照,然後在預想對方之後可能會炸毛的反應下上傳尤里的IG。

他不太會標tag,所以很簡易的打了一下。

#奧塔別克
#阿爾京太太

待貓咪發現並且羞紅臉的炸毛大概是隔天下午的事情了。



Green Day(八月十四,綠色情人節)

綠色情人節的用意則是在情侶們可以在夏天的好天氣中到戶外踏青,享受大自然並且度過健康愉快的一天。

不過他與尤里的綠色情人節當然不是在蓊鬱的森林裡度過 ,而是熟悉的冰場上的白。

──又或者說是尤里滑Agape時的純粹無暇似乎更適合。

在奧塔別克知道二月時尤里曾經打算只滑給自己看Agape時他就覺得今日是實現的好契機。

整個過程他錄影了,不過並沒有要放到社群網路上的打算,那是尤里特地為了他所滑的Agape,和以往相比具有不同意義的一次。

噢,那也是奧塔別克難得拿著手機直到還睡前還不肯放下的一次。

「你也太陶醉了已經看幾次了?」

「因為是你。」

「我人就在這裡好嗎!」

奧塔別克.阿爾京的手機整整被沒收了一個禮拜,當然他也在冰場看尤里滑了一個禮拜的Agape。



Music&Photo Day(九月十四,音樂情人節與相片情人節)

音樂情人節是個能夠舉辦歌唱與舞蹈或是大型的社交活動,而今天也是將戀人介紹給朋友的好節日;而有許多情侶會在晴空下拍照,所以又稱作相片情人節。

「來還是不來?」

當尤里看到奧塔別克正在編曲混音的時候他就會想到對方邀請自己到私下身為DJ工作的地方時的那天。

令人眼花撩亂的燈光與震耳欲聾的音樂,特別是在DJ台上奧塔別克那投入的表情──他的男朋友真是太帥了!

當奧塔別克把他介紹給朋友時,尤里更想在IG上炫耀自己有個優秀的男友。

他喜歡奧塔別克投入在喜愛事物上的神情,不論是滑冰亦或是當DJ,當然戀人擅長且喜歡的事物尤里也想接觸,所以在他看見奧塔別克身旁的DJ盤時他希望對方能教他一些基礎。

一開始當然都不是那麼順手,而戀人在一旁笑著看著自己他更是不好意思。

「......差勁得要死有什麼好看的。」

「我倒覺得和你滑冰的時候一樣優秀。」

睜眼說瞎話,但說實話尤里聽了很開心。

然後就在他打算繼續嘗試時,奧塔別克先是移動到了他的身後,接著以像是要環抱自己的動作將雙手覆上他的。

「帶你彈一次你會比較順手。」

尤里在很多地方看過類似從後面環抱手把手教導或是幫忙做某些事的狀況,彈DJ盤倒是第一次。

可惜他今天應該是學不起來了,戀人握著他的雙手、幾乎貼著背部的胸膛、還有將頭靠在自己頸窩時有意無意呼出的熱氣。

嗯,以前都不知道彈個DJ盤也可以讓人這麼臉紅心跳。



Wine Day(十月十四,葡萄酒情人節)

葡萄酒情人節顧名思義就是品嘗葡萄酒的好日子,藉由品酒來慶祝充滿詩意的秋天,戀人們通常會在浪漫的餐廳里共進晚餐,聊聊對未來的規劃與目標。

只可惜這兩個酒量不好的孩子還沒談目標就都先睡死了。

當勝生勇利為遠從俄羅斯來的兩位客人蓋上薄毯子後還好奇地去戳戳他們的臉頰。

啊,尤里奧的臉頰好軟,去戳的時候還會下意識地揮開,不過奧塔別克怎麼都沒反應?

然後有著一頭金髮的孩子在將薄毯子踢開並感受到涼意後很自然的就往一旁熱源靠了過去。

孩子在睡著的時候果然都是天使──這是勝生勇利看見尤里將頭整個靠到奧塔別克胸口時唯一得出的感想。

「維克多,你看──」

「噓──」

原先他以為睡著的哈薩克選手此刻是醒著的,並將食指比到嘴巴前請他小聲點,然後他看著奧塔別克將自己的薄被分了一半給尤里,接著將對方攬入懷中繼續睡。

青澀的小情侶真是可愛。

沒有多久勝生勇利也抱著自家的俄羅斯戀人一起在同間房間睡著了。



Orange&Movie Day(十一月十四,電影情人節)

這一天簡單說就是情侶兩人看許多電影,然後喝柳橙汁。

不過奧塔別克還是不太懂柳橙汁的用意在哪,反正好喝所以他們還是買了。

他沒有特別想看的,所以選的片子都是尤里有興趣或是被推薦的居多,他們一連看了許多電影,像是男女主角偶爾會互換靈魂的日本動畫片(據說是尤里問日本的勝生選手最近有什麼好看的,勝生選手只說了句這一部最近票房很好,但本人也沒看過),看完的時候奧塔別克意外地發現戀人的淚腺很發達;或是看了某一部魔法系列電影的前傳、某個紀念二十周年的卡牌遊戲電影版(聽說是當時是使用勝生選手手機的維克多亂挑的)、最後是一個很喜歡凱蒂貓的反英雄。

「有玻璃獸的話就不用賺錢養家了。」

「以後我養你。」

「哦──是哈薩克英雄的承諾呢。」

隨後全黑的電視螢幕上倒映出他們兩人的燦爛笑臉。



Hug Day(十二月十四,擁抱情人節)

顧名思義,瘋狂的抱,抱到全世界都知道你倆的愛意如此熱切、如此深刻。

可只有普通的擁抱不符合俄羅斯妖精的風格──或者說他在IG上看見豬排丼與其銀髮戀人挑戰日本高中情侶流行的信任遊戲成功之後,不服輸的個性讓他馬上拿著影片要奧塔別克陪他。

「我知道你一定會接住我。」

當晚這段六十秒的影片才被傳上IG,畫面中他們倆人面對面,接著尤里彎下腰將手穿過兩腿之間,奧塔別克則是向前彎腰抓住對方的手,接著尤里一個小跳、他的戀人一個施力後,尤里就這麼轉了一圈翻了上來,然後緊緊地用雙腿圈住奧塔別克、對方也抱緊他後他們急切的熱吻。

在英雄與妖精忘我的熱吻下,奧塔別克與他的戀人越吻越離開鏡頭的範圍。

影片有六十秒,前面十五秒是信任遊戲,而後半部被經過消音處理的地方一片寂靜。

他們確實是瘋狂的擁抱了,只不過抱的方式有些激烈而已。

评论

热度(59)

  1. J.蘇三月三生 转载了此文字
    甜哭了好嘛